VIP標識上網做生意,首選VIP會員 | | 加入桌面 | 無圖版

微信小程序
排名推廣
排名推廣
發布信息
發布信息
會員中心
會員中心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國內新聞 » 正文

體育行業的廝殺與混戰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11-05  來源:鈦媒體  瀏覽次數:228
核心提示:體育作為資本密集型領域,短時間內整個行業都無法跳出燒錢換規模的困境,而且目前來看誰也沒有探索出盈利閉環。這種現象并不是今
 體育作為資本密集型領域,短時間內整個行業都無法跳出燒錢換規模的困境,而且目前來看誰也沒有探索出盈利閉環。這種現象并不是今天才開始。
 
體育俱樂部成了企業經濟實力試金石,半數以上俱樂部的出資方都是財大氣粗的房地產商。因為跟國外俱樂部可以依靠廣告贊助、賽事運營、賣球員等多種方式盈利,國內俱樂部卻只具備花錢的本領,因此對投資方來說,體育只能起到廣告、品牌提升方式的作用。這也是早期企業布局體育的邏輯之一,而最近這一波的體育布局者卻是希望從體育上賺錢的。
 
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體育消費漸漸興起,“46號文件”帶來了體育產業的政策春風。隨著對房地產的政策性打壓,房價難以抬頭,地產公司全民賣房的新聞也不絕于耳。對比之下,將體育產業塑造為新的國民支柱產業的政策春風,將體育產業和一帶一路、京津冀一體化、雄安新區等國家戰略緊密聯通,力爭使體育消費成為國民生活的重要方式的提法,讓市場嗅到下一片“房地產”藍海。
 
目前我國體育產業占GDP的比例僅為1%,美國體育產業可以占到GDP的3%-7%,是第三產業中的支柱產業。大衛·斯特恩不僅締造了NBA帝國,更是創造了“喬丹產業”的商業神話;而著名體育經紀人唐金能把一場拳王爭霸賽的出場費炒到近億美元令人瞠目結舌。
 
美國人在20世紀體育產業發展史上創造的一系列奇跡和神話,為體育產業帶來了巨大的吸引力。手握重金的互聯網巨頭們加快進軍體育賽道的步伐,騰訊、蘇寧、阿里、愛奇藝、今日頭條……前路不好走,但誰都不想丟掉這片藍海。
 
互聯網企業進軍體育的邏輯在于,隨著互聯網人口紅利的消失,流量獲取成本越來越高。而且互聯網領域創新潛力極大,新競爭對手頻出,用戶留存的成本也在提高。
 
如何為用戶提供一站式解決方案,延長停留時間成為了擺在互聯網科技公司面前的一道難題。體育活動可以以多樣的場景獲取更多的用戶數據,描繪出更為清晰的用戶畫像,互聯網巨頭必然不舍得失去這個機會。
 
更何況,頭部體育賽事版權是經過長時間檢驗的優質內容,在數十年的用戶培養上已經很成熟,競爭頭部體育賽事版權可以降低企業進入風險,還能獲得數量可觀的用戶,提高企業的勢能。Amazon在2016年推出的Prime Video體育直播內容邏輯也在于此。
 
與互聯網公司形成呼應的是近期開始抬頭的社交媒體公司今日頭條、快手等對體育賽道的加入。社交媒體平臺對于體育賽事新媒體版權進行爭奪的底層邏輯與上述公司近似。
 
不同的是,社交媒體的視頻內容需求與生俱來,體育內容在其中占據著重要的地位。且年輕人更傾向于通過社交媒體渠道來獲得各種比賽信息,如果能夠形成體育媒體內容閉環,則可以更大可能地將用戶留存下來。Facebook對體育賽事新媒體版權的競購策略極為積極的核心邏輯也正在于此。
 
但風險與財富同在,這條誘人的賽道難免尸橫遍野,不安的資本在“中國ESPN”樂視體育的倒掉前震了一下,此后暴風體育倒下,貴人鳥體育暴雷……為了不做下一個反例,各大公司都減少了動作,18年之前除了優酷重金購買世界杯,鮮有大版權爭奪的新聞。
 
曾經在體育領域非常激進的曜為資本、IDG、華人文化等大大減少了出手頻率;由貴人鳥、虎撲體育、景林投資共同發起的動域資本在2017年之后也再未做過體育領域相關的投資。
 
表面的沉寂并不等于企業停住了腳步。騰訊、阿里兩大巨頭之間的暗流涌動,字節跳動從圍觀到入場,愛奇藝與新英體育成立合資公司,中國移動咪咕體育完成“三大球”賽事版圖布局,萬達體育納斯達克上市……新一輪體育軍備競賽正緩緩拉開帷幕。雖然失血是必然,但跟盈利相比,卡位顯得更重要。
 
騰訊體育:不求最閃耀、但求命最長
 
騰訊是體育賽道上低調的先行者,也因此看盡了體育賽道的潮起潮落。騰訊體育成立于2003年,彼時正處于“門戶圖文”的時代,在籃球板塊,騰訊體育、新浪體育都是佼佼者,而后因為視頻能力的缺失與版權資源的空白,新浪體育逐漸衰落,體育媒體產業也進入了“全媒體視頻”時代。
 
此后樂視體育成為了賽道上的一匹黑馬,隨著體育經濟在國內漸成氣候,各大主流視頻網站紛紛在內容與明星資源上重金投入,而這其中騰訊與樂視兩大平臺似乎爭奪異常激烈。跟激進的樂視相比,騰訊顯然非常“理性和克制”,在版權賽道上的布局充分考慮盈利狀況,基本不花錢砸天價版權。
 
大眾項目的核心資源價格昂貴,任何一家也不可能通吃全盤,所以必須集中力量攻其一點,騰訊盯準了籃球的賽道。2015年,騰訊以5億美元的價格拿下NBA 5年直播權,打破了騰訊體育不重金砸版權的“游戲規則”,更改寫了體育行業的格局。覆蓋了美國四大職業聯賽剩下三家:NFL(美式橄欖球聯盟)、NHL(美國國家冰球聯盟)、MLB(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的騰訊體育成為籃球賽道上當之無愧的王者,成功實現卡位。
 
但與卡位戰相比,更大的一場戰役,在于拿來的版權如何運營,怎樣變現。在這條沒有人成功的路上,所有人都是并駕齊驅的探索者,在這條路上苦心經營的人必將是最后的獲勝者。騰訊體育接手NBA的第一年,全年工作的“關鍵詞”就是“高清不卡頓”,大視頻能力是提升用戶體驗的基礎。騰訊視頻的大視頻運作經驗,也做了很好的背書。
 
體育賽事內容從版權開發上看,僅僅是半成品,不能簡單粗暴地扔給用戶,早期樂視體育就在這方面吃了大虧。央視等過來人在不斷印證,媒體內容的開發是提升用戶粘性,增強版權盈利途徑的重要手段。
 
拿下NBA 5年獨家新媒體版權后,騰訊體育首先斥資1億元打造了一個媲美ESPN的3000平米專業演播室,可同時轉播5場NBA比賽。并把ESPN優秀的體育賽事內容制作與運營經驗引進來,反哺國內體育直播領域。除了200人的專業團隊,同時邀請蘇群、楊毅、柯凡等國內專業的體育解說加盟,以增強節目看點、提高制作的水準。
 
但NBA一上午就六七場,最多的一天有三十幾場。想要完成NBA全賽季的轉播,騰訊體育至少要備齊15個演播室。大量比賽并發,是對人力、場地、協調等能力的巨大考驗。
 
因此騰訊的十余檔自制節目都是針對NBA的核心賽事展開的,節目類型跨度比較大,辯論類、健身類、紀錄片等都有所涉及,在NBA的光環帶動下,熱播節目的播放量也可以達到過億的級別。但跟央視、蘇寧的PP體育的內容來比,體育節目本身的類型多樣化程度還是有些欠缺。
 
社交作為騰訊的基因,既是騰訊布局體育賽道的初衷,也是其獲勝的重磅武器。依靠入口能力去聚攏用戶,利用騰訊的全媒體平臺(包括騰訊網、騰訊視頻、QQ、微信、騰訊新聞客戶端的移動+PC平臺),充分釋放社交互動、自制內容、增值服務的能量,實現用戶滲透。
 
體育作為一個互動性很強的內容,與騰訊的社交基因貌似天生合拍,但實際效果并沒有那么理想。由于缺乏用戶的準入門檻,導致社區的活躍度和虎撲、懂球帝等專業體育社區相比,在參與度和互動性上都存在不足。因此,基于體育產業鏈的延伸和培養還一時難以實現。但深耕籃球這條賽道,騰訊的選擇自然沒錯,相較于足球用戶,籃球群體更為年輕。
 
騰訊體育與NBA的續約談判從2018年就已經開始,但在2019年3月底的獨家談判期結束前并未達成一致,且從2017年3月開始,NBA就連續與新浪微博、咪咕體育乃至字節跳動簽下短視頻合作協議,有效期皆為2019~2020年賽季,給NBA版權易主帶來巨大的想象空間。
 
隨后,阿里巴巴加入戰局,拿出了十足誠意。阿里蔡崇信還是NBA布魯克林籃網隊與WNBA紐約自由人隊和巴克萊中心球館的老板。球隊股東的身份,讓阿里爭奪NBA多了幾分勝算。NBA結束免費后,從TOM網到新浪科技,從新浪科技再到如今的騰訊體育,十年間版權漲幅驚人,精明的律師運營團隊總能找到最強買家。
 
最終,NBA選擇了騰訊,盡管阿里提供的報價更高,籃球領域的馬太效應初顯。公開數據表示,2018~2019賽季中,通過騰訊平臺觀看NBA賽事直播和視頻節目達到4.9億人次,該數字是2014~2015賽季的近3倍,并創造了單場NBA賽事2100萬收視人數的收視之最。
 
7月29日,騰訊以15億美元將NBA版權順延至2025年的夏天。在騰訊發布官宣后,馬化騰第一時間轉發了該條消息并評論:“在紛亂的體育數字媒體領域,眼見外部一波激進的投資無疾而終,或成為不可持續的負擔。能繞開一個個坑,扎扎實實地做實做強的團隊很少。又一個五年了,團隊給力。”
 
對于騰訊來說,獲得NBA是拿到了籃球高地,但高昂的版權費和遙遙無期的回本日,再加上最近莫雷的暴雷,騰訊的高光時刻也被NBA套牢了。騰訊體育會員收入不到3億,NBA在騰訊平臺的廣告收入6億多,騰訊一年就要付給NBA 20億!因此,說騰訊體育稱王還為時過早,能打破體育不盈利魔咒的人才是真正的王者。
 
在籃球領域樹立起核心優勢成功卡位后,騰訊開始打起自衛戰逐漸向足球等領域滲透,并開始布局體育全產業鏈上的核心點。2016年10月份,騰訊在英超賽季開始2個月后突然拿下英超轉播權一度讓外界驚愕,在網球、自行車等賽事領域,騰訊也開始布局,并憑借騰訊系的優勢做起了LPL等電競賽事的直播。
 
此外,騰訊成立贏德體育發展有限公司布局體育經紀,涉及游泳、田徑、排球等多個領域,囊括了孫楊、郎平、朱婷、馮瀟霆、李毅等一眾體壇名將。打通從媒體、賽事、體育營銷到體育經紀的體育產業全鏈路的資源布局。雖然這個環節依然無法實現盈利,但可見騰訊的全產業鏈野心。
 
阿里蘇寧:相愛?相殺?羅生門
 
騰訊站在體育的一極,另一極是誰?
 
這個位置曾經不斷換角兒,新浪、樂視、蘇寧……如今很難不讓人聯想到在版權大戰上和騰訊叫板的阿里。差一點就將握有大量足球賽事版權的PP體育收入囊中,成為另一極的阿里,卻突然搞出一個大烏龍。
 
這場2018年就開始的情投意合收購,至2019年7月眼看要喜結連理,蘇寧突然反悔、抬價、撤版權、撤員工。隨后,蘇寧體育此前提供給優酷體育的中超、亞足聯賽事、德甲、意甲等內容被毫不留情地瞬間撤下。蘇寧突然變卦,阿里失去了對抗騰訊體育的唯一籌碼,對大體育的生態構想暫時落空。
 
但這個故事還有個反轉版本:此次收購不成功的原因在于,阿里沒能獲得勢在必得NBA版權,因此與蘇寧合作拿下所有主流體育賽事稱霸市場的計劃擱置,版權策略變謹慎,暫停了與蘇寧之間的談判,優酷體育也下線了體育付費會員。簡言之,阿里不想買了。
 
從板上釘釘,到分道揚鑣,都說自己是受害者,再次合作的傳聞還在不斷傳揚。無論結局如何,失去蘇寧體育,阿里的確會暫時無緣與騰訊的對抗。阿里體育重回體育外圍,曾經走過的彎路也逐漸明顯。
 
2014年6月,阿里12億入股恒大足球俱樂部,并獲其50%的股權,2015年8月,阿里入股新浪體育,成為新浪體育的第一大股東。9月,阿里體育成立,掌舵的張大鐘曾在上海文廣創辦了專業的體育頻道“對抗”央視。在位3年,他將阿里體育目標定為“建設中國體育經濟的基礎平臺”,主抓“IP原創孵化”以及“泛體育內容”,其中“原創體育IP”又是被最多提及的核心點。
 
帶著創業的心態,阿里體育并沒有給阿里要資源砸版權,張大鐘說還不到時候。阿里體育一直想避開賽事版權爭奪戰,與自身的平臺基因結合,講述一個更宏大的故事,但這個邏輯在體育產業貌似并不成立。
 
2015年9月,剛建立的阿里體育對于電競板塊和傳統體育板塊的資金投放比例是一比一。對電競這塊蛋糕,阿里不想錯過,通過舉辦WESG,建立自己獨創的IP賽事,通過建立電競賽事服務平臺,實現一系列周邊產品的打造。為此阿里還布局了線下電競館,布局培訓等。
 
彼時,阿里體育的主要思路是,發力原創體育IP,貼近運動者并以此構建新零售場景。 擁有良好用戶基礎,準入門檻低,沒有傳統場館限制的電競行業,比傳統體育行業在國內的土壤更為成熟,更適合IP的打造。
 
 
但電競與傳統體育賽道的最大不同在于,電競產品擁有版權方。以騰訊為首的游戲行業老大基本吃下了整個行業的資源,更別提早已經站好坑的網易和完美。
 
阿里在電競的發展必然被掣肘。在沒有版權扼喉的傳統體育賽道,版權孵化之路作為主戰略,依然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互聯網的體育賽道是一個完全不同于傳統媒體的賽道,傳統媒體的平臺系統本身就規定了頻道的戰略領土,留給平臺發揮的空間不多,張大鐘的深耕思路行得通。但互聯網體育卻是一塊處女地,隨時會有人進來跑馬圈地,在各方人馬攻城略地的時代,具有雄厚資本的阿里卻選擇“養精蓄銳”,做周期極度漫長的IP孵化,自然會錯失戰機。在“城下無地”核心優勢尚無的情況下,自衛戰沒有意義,而是應該主動進攻。
 
除了版權內容,阿里體育還做過很多布局和嘗試——培訓、媒體、場館、電競、賽事、營銷、電商,不一而足,但由于缺乏聚焦也使得攤子大、動靜小。對奧運賽事、智慧場館、賽事服務等一系列與阿里生態相連的下上線下結合體育布局還在進行,未來來看也是阿里體育差異化競爭的抓手。
 
同時2018年,阿里的體育邏輯開始發生變化,不再選擇在版權大戰中失聲,不但斥資拿下世界杯直播權,此后又開始在NBA賽道上尋求機會。
 
雖然,奮力拿下的世界杯并沒有給平臺帶來實質性的變化,沒有持續的內容補給,很難形成持續的平臺熱度,短時間20%的用戶增長,又迅速跌回常態。
 
但這件事也給了阿里很好的啟示,頂級賽事帶來的活躍用戶和流量的確非常明顯。阿里體育與阿里大文娛打通,張大鐘卸任,從不參與版權大戰到加大版權投入,阿里體育來到版權大戰的主戰場,爭奪NBA、尋求與蘇寧體育合作,都在于對版權的發力。
 
 
樂視倒下后,在版權方面能和騰訊叫板的唯有PP體育了。
 
蘇寧PP體育版權主要集中在足球領域,僅英超一項版權的年均費用就在2.4億美元,其余還有中超、德甲、歐冠、法甲、亞冠、中國國家隊等超過50項重量級體育版權,目前一年要在采購版權上的花費大概三四十億元人民幣。
 
PP體育每年賽事直播超過8000場,配備有詹俊、黃健翔、蘇東、董路等一批非常專業、資深的足球解說員。在內容的制作上,PP體育也具有較強的專業性和多樣性,但囿于平臺本身的流量等問題,跟騰訊比內容的熱度還是遠遠不夠的。
 
 
PP體育與阿里的“聯姻”暫緩后,難免令人擔心它是否會重蹈樂視覆轍。誠然蘇寧集團輸血能力遠非樂視能比,但與主營業務不相關,且無法實現盈利,還是讓蘇寧體育的未來疑云重重。
 
蘇寧曾畫下龐大的體育版圖,甚至控股了江蘇蘇寧和國際米蘭等頂級聯賽球隊,除了PP體育全媒體平臺運營,蘇寧體育已囊括俱樂部運營管理、青少年足球培訓、體育商業運營等領域,前期投入極大。資金已經成了蘇寧體育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早在2018年初,蘇寧體育就已放棄單靠集團輸血的模式,與咪咕、優酷等達成合作,將獨家內容打包分銷。
 
 
2018年,蘇寧體育宣布完成A輪融資,融資金額超6億美元,今年8月,張近東面對PP體育全體員工再次表達了對蘇寧體育上市的期待,“未來2-3年,集團將全力推動蘇寧體育實現IPO,成為不可撼動的行業領導者。”但一個自身無法盈利的企業,單純依靠概念去資本市場求輸血,自然行不通。何況資本的韭菜也被樂視和暴風傷害的越來越清醒了。
 
有人稱,蘇寧之所以搞體育產業是學恒大,試圖通過買球隊、做大體育產業,為其地產業務“蘇寧置業”打品牌,進而賣房子。而蘇寧置業官網顯示,其地產業務與體育業務捆綁緊密,除建設“體育小鎮”之外,還組建“足球青訓營”,以實現“生態聯動”。
 
依靠政策扶持,來拿政策性低價土地,是現在地產界的新玩法。已經前前后后扔下去近200億的碎鈔機的價值還沒挖掘就轉手賣掉,難免不甘心。
 
“球隊—賽事版權—視頻流量—電商”引流,進而拉新和提升GMV也是蘇寧的夢想。但蘇寧易購2019年上半年營業利潤大降77.24%,pptv由于自身羸弱的平臺,亦撐不起自身盈利的想象。除去幾十億的版權費用,再加上帶寬成本、運營成本,一年需投入至少百億。
 
與阿里分手后,蘇寧體育進行了三次裁員,最后一次人數高達20%,PP體育500多員工與愛奇藝體育100人,騰訊體育200人相較,的確存在精簡空間,畢竟PP體育并沒有因為人多,而在版權開發上有更好的成績。但也難免讓人聯想樂視體育倒下前的大裁員風波。最近重啟談判的傳言又飛出來了,號稱蘇寧體育的股價或將降低30%。
 
這是一場各取所需的聯姻,雙方聯手的話的確可以撐起體育賽道上的另一極,只是,要等多久,等到雙方變成什么狀態,我們只能靜觀其變。
 
誰是未來的第三極:愛奇藝?今日頭條?萬達?
 
體育跟頭部視頻的版權大戰異曲同工,誰都知道頭部采買很難回本,但不買平臺熱度就很難維持,完全不買就只能被驅逐出局。
 
在版權內容的采買和制作上經驗頗豐的愛奇藝,除了一些小眾賽事在體育賽道上基本沒有聲音。跟版權內容比,體育是個更燒錢,更深的無底洞,且愛奇藝幾乎沒有什么體育經驗,平臺上用戶與體育之間的重合度相對較低。
 
 
眼看籃球看騰訊,足球看優酷的格局即將形成,愛奇藝自然不能坐以待斃,2018年愛奇藝體育成立,聯合強手努力留在主戰區。依靠自身的力量想去爭奪第三極,基本沒有希望,于是愛奇藝與當代明誠旗下的新英體育共同宣布,雙方已合資成立北京新愛體育傳媒科技有限公司,抱團取暖。
 
新英體育旗下原有的新英體育APP、新英體育網等終端名稱已更名為愛奇藝體育,實現在優質版權內容、賽事運營、廣告營銷、會員服務等層面的全方位打通。愛奇藝貌似有希望借力新英體育切進足球領域。
 
新英手中仍擁有2018~2019賽季英超版權,2018~2022年歐足聯國家隊賽事新媒體版權等頂級IP資源,此外,新英體育母公司當代明誠則擁有西甲2017~2022年五個賽季覆蓋內地、澳門和臺灣的全媒體版權,今年6月,當代明誠還拿下亞足聯10年賽事獨家版權及贊助運營權,權益覆蓋了包括亞洲杯、世界杯亞洲區資格賽、亞冠聯賽等亞足聯旗下2021~2028年全部賽事,這些媒體版權未來也會授權新英體育運營。
 
與愛奇藝在體育版權運作上的稚嫩比起來,新英體育豐富的賽事運營經驗也成為合作成功的砝碼,畢竟新英體育擁有體育領域少有的盈利經驗。不過,這種經驗是否具有復制性,還是存疑的,畢竟多年前的低成本版權,是其獲利的保障。隨著版權價格水漲船高,賣方市場下還能留下多大的盈利空間,就不得知了。
 
新英體育原本的壓艙賽事英超被蘇寧撬走之后,失去了英超這項核心資源,新愛體育至少在短時間內與足球、籃球等傳統的熱門賽事無緣。愛奇藝體育想成為體育上的另一極,目前來看難度的確很大。
 
“頭條系”沖擊阿里、騰訊的野心在體育賽道上再次上演。字節跳動在體育版權賽道上,避開長視頻的競爭,從短視頻的優勢領域,企圖采用側翼包抄,從圍觀向戰場中心移動。2018年11月,字節跳動與NBA就短視頻相關權益達成了全球合作伙伴關系,旗下的今日頭條、抖音(包括海外版Tik-Tok)和西瓜視頻均擁有NBA短視頻權益。
 
今年6月,字節跳動向虎撲投資12.6億元人民幣,持股比例為30%,成為第一大股東,這個國內最知名的垂直社交平臺背后,還有著體育電商的生意:一手運動鞋電商平臺“識貨”和二手運動鞋交易平臺“毒APP”,以及一系列的投資布局,包括懂球帝、昆侖決、悅跑圈等等。并有傳聞布局戰略投資足球資訊及社區APP“懂球帝”。
 
入局晚,缺乏在體育內容領域的深度耕耘,“頭條系”以社交平臺和短視頻來入局,通過垂直體育社群籠絡死忠球迷,又用泛娛樂化的內容收割更大眾化的“路人粉”和“偽球迷”市場。吸引更多品牌入駐平臺,并激發用戶的創作熱情,幫助品牌進行二次傳播。今日頭條盤算著將其在短視頻、信息流業務上的廣告勢能復制到體育領域。
 
 
在眾多分羹者中,由萬達體育中國、盈方和美國世界鐵人公司組合而成的萬達體育散發著資本的光芒。雖然萬達不是互聯網企業,但戰略思路迥異,還是值得說兩句。經歷了1998年“萬達集團永遠退出足壇,以示對中國足球黑暗的抗議”的黑暗時刻后,萬達體育卷土重來2019年在美國上市。
 
萬達體育“高舉高打”后收購了法國拉加代爾公司運動部門、有“搖滾馬拉松”IP的CGI公司、歐洲障礙賽主辦方XLETIX等等。這座依靠“買買買”拼湊的體育帝國,并購產生的巨額債務成為企業嚴重的枷鎖,上市后發行價暴跌。
 
國外Facebook、亞馬遜、蘋果公司、奈飛、谷歌,國內阿里、騰訊、蘇寧對體育產業這塊大蛋糕虎視眈眈,萬達體育面臨多重夾擊。但從體育賽道上獲利,王建林志向滿滿,他說做體育“不看面子,只看銀子”,2020年的凈利潤至少要做到10位數。
 
與蘇寧、騰訊和阿里體育更多的是把變現方式放在廣告和C端的付費用戶和流量的思路不同,萬達體育的變現模式則更偏B端。通過運作其擁有的幾大賽事IP,大力發展授權許可、媒體版權分發、贊助及營銷等業務。并利用自身旗下強大、成熟的媒體制作公司,制作出精美的直播及轉播節目,轉賣給媒體、新聞和一些版權購買方,以跳開C端盈利的坑。
 
目前萬達體育還得依靠歐美市場來獲得收入,但這種經驗必將反哺將來更大潛力的國內市場。對萬達來說,這是個穩妥的方式,在這個大企業在版權大戰上打得狼煙四起的時候,能做“軍需”生意是個不錯的思路。
 
結語
 
作為體育行業低調的先行者,騰訊以“理性和克制”展開一場持久戰,在籃球領域樹立起核心優勢成功卡位后,開始打起自衛戰逐漸向足球等領域滲透,并開始布局體育全產業鏈上的核心點。
 
阿里攜手蘇寧在足球賽道的發力,逐漸形成了在足球賽道的卡位,然而劇本卻突然迎來轉折,原本局勢已經基本穩定的足球領域,在缺乏版權的阿里和缺乏糧草的蘇寧面前變得無限動蕩。
 
較晚入局的愛奇藝,為了留在主戰場,聯合新英體育也開始了在體育賽場的卡位戰。丟失了英超的新英體育,雖然握著一些足球賽事版權,但頭部賽事的缺失,為其稱霸足球領域蒙霜。在長視頻混戰廝殺的戰場,愛奇藝和巨頭相比即便抱團新英體育依然略顯單薄。
 
今日頭條則從自身的短視頻優勢領域,以籃球為切入點進入體育賽道,并通過對虎撲的注資,企圖構建自身的體育閉環。而近日快手牽手CBA的消息,也使短視頻賽道上的內容之爭,無可避免。充分利用核心優勢,理性地切入體育賽道,才是非巨頭企業的正確打開方式。
 
體育的藍海之上,跑馬圈地剛剛開始,版權只是體育賽道上的冰山一角,卻是不可多得的流量入口,因此成為巨頭紛爭的對象。如何圍繞自己的核心優勢,把體育的產業大圓畫圓,才是冰山之下企業的真正較量。
 
也許騰訊的體育故事在于一個基于體育內容的全產業鏈布局,而阿里更擅長的是一個線上線下于一體的體育生活全場景構建。其它企業則利用自身優勢,在細分領域做滲透。但一切都只是猜測,未來這里也許會走出下一個BAT也未可知。
 
體育是一個太大的產業,一家很難將市場吃掉,企圖通吃市場的公司已經倒下了,因此如何利用自己的核心優勢和精準定位,成功實現體育賽道的卡位,并將這種卡位的優勢持續維持下去,才是體育賽道上真正的戰爭。戰爭剛剛開始,短暫的卡位成功并不等于勝利,在所占的賽道上站得久站得穩的人,才是最后的贏家。
 
關鍵詞: 體育 行業
分享至:
更多
 
[ 資訊搜索 ]  [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優邁體育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合作伙伴: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直直选遗漏 明天股市分析 体彩黑龙江6+1开奖结果 股市线上开户 福建快3开奖一定牛 美女捕鱼游戏攻略 万银鼎信配资 快乐10分破解如何计算 免费股票软件 能兑换的棋牌游戏? 龙净环保股票分析